未完不待续

N交了个新朋友。

同是圈内人,但是这个人身上的自由感是自己所没有的,或者说是一直渴望的。就是这样的一个朋友。

M第一次和他出去喝酒时便提到了过去,说起两人过去一同参演的某部剧。N并不太记得,所以只是皱着眉附和着。M笑道“你还真是变了很多。”N这才反应道是吗。M晃了晃杯中简直没有度数的啤酒,“你当时…非常耀眼。”话一出口,两人都沉默了。N并不想和非团内成员过多的谈及之后的一系列状况,所以闷声喝着。M继续说道,“连认识我的兴趣都没有。”N这才抬起了头,眯着眼想判断对方的意思,半晌憋出句,“现在认识也不迟。”对面传来M的轻笑声,“的确。”

此时还是在拍摄弱胜的时期。N因为之前从未接触过棒球而苦恼着,M主动提出要帮忙。两人私下便常一起在某地练习。说是练习,也就是安静的各自挥棒,M偶尔出声提示动作不到位。N平时和成员在一起是个闹腾的人,或者说他认为自己应该在团内担当闹腾这一形象,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。与M在一起的时间意外的安静,N觉得这样也不错。

N在拍戏途中有时也会带着相机,一喊休息便坐下摆弄。“很喜欢拍照吗?”耳边传来这样的问话,“喜欢哦。”N没有抬头便给出了条件反射般的回答,“比喜欢我还喜欢吗?”“是哦。。诶?”N嘴里跑出的音调因为惊诧上扬八个高度,反应过来后才发现俨然已成为所有目光的焦点。一边示意周围人没事的嘴形一边偷瞄着身边有点坏笑的M。好嘛果然是在说笑。“你这家伙不要乱说。”N垂下头继续摆弄起了相机。身边人走过留下一句,“我认真的。”

终于到了杀青的时候。晚上庆功宴结束后,M邀请N去家里玩,说是有新的游戏想两个人一起玩。N犹豫着最终还是答应了,实在是有点好奇这个人的生活啊。M家里倒是和N想象的并无二致,简单的有点杂乱的房间。“来来来先玩这个。”M不拘小节的坐下递给N手柄,“这关好难我打了很久听说双人的容易过。”N接过一言不发的坐下就按,“你啊,好听话。”M看着N的侧脸,不由发出这样的感叹。又来?!N听到却暗自叫苦,“不是你请我来打的吗?”说着稍微严肃的看向对方,M露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,“你啊,一直这么认真的吗?”“诶…?”N察觉到了其中的一丝戏谑。“真可爱呐。”M按下了开始键,脸上是被屏幕投射的电子亮光。N转开对视的目光,也看向屏幕。怀着侥幸祈祷对方不要发现他此时的慌乱,说什么可爱啊…真是。内心冒出这样弱气的抱怨连攻击都慢了三拍。

这样就是朋友了吗?N不知道。他所认知的朋友都是和他从小便相处的团员。M说他总是很紧张的样子,拍戏也好,游戏也罢。N不可置否的笑了笑,“习惯了。”他这样回答道。“那起码跟我在一起的时候,就不要紧张了好吗?”M突然凑到面前一本正经地说,“嗯?”被吓了一跳的N对上眼前深黑的眼眸,正经的神色维持不了三秒嘴角就先扬了起来,“像这种请求,不需要你露出这么为难的表情啊。”笑嘻嘻看着N,转身又捧起了台本认真读起来。N被他逗得有些气恼,再待了五分钟便收拾着准备回家。却不想被拉住,“你可以完全信任我。”

“信任?”“没错哦,有什么问题吗?”N第一次露出不耐烦的神色,“我说啊,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对我这样,看我窘迫的样子很有趣吗?”“不啊,完全不。”对方快速的否决了,“是超级有趣和可爱啊!”“……”N觉得简直没法和对方正常交流了,转身要走。“我们是朋友吧,”N迎上了M的目光,“朋友的话,这种程度的窘状就不用在意了。”N没有说话,打开了门。

还没整理好思绪的N很快接到了后续的工作任务,还没了解到更多便接到了M的电话。“哟 ”“…哟什么。”“ 水球,还请多多关照!”“嗯?难道⋯”“哈哈,没错哦又是一起。”电话那头爽朗的笑声令N莫名的有些气恼,喂喂喂,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啊Joe。转而又暗自担忧,在这个人面前主演应该没事吧…总觉得有些紧张呢。不自觉说出了,“什么时候出来见一面?”“什么时候都可以哦。”像是等待着对方的这句问话,M毫不犹豫的回应。

真是相当避人耳目的包厢啊。N一边喝着冰茶一边暗自感叹道,这种事问Y果然没错!M八成能猜到此时对面的N在想些什么,晃了晃脑袋便移到了N的身边贴着坐下,“诶…干嘛靠这么近啊,快坐回去坐回去。”N用手肘轻轻推搡着M。“反正别人又看不到。”M一脸无所谓的表情。重点不是这个好吗!N抽了抽嘴角。

“这次的主演,我没事吧… ”两人饭至途中,N果然开口问道。M停了手中的筷子,两人面对面看着。接着M又拾起筷子慢慢地说:“你小时候不就主演过吗 ,唔没事的肯定。”“是吗…稍微有点不同啊。”“为什么?”这个问题,要怎么回答才好。说因为自己中途被撤了c位吗?不,这个答案似乎有些不对劲。N摇了摇头,露出一丝苦笑。“我说过你当时很耀眼吧,”“…嗯。现在提这个干嘛。”N不理解的看着M,“在我眼里,有你在的地方,”一下子凑近,嘴巴靠在N的右耳上,悄悄话般的气音慢慢吐出,“你皆是主角。”对上N的眼神,“所以不用担心,你可以的。”

N从来不知道「你可以的」这个极其普通的打气短语真的可以像magic words一般神奇。这四个字像在他心中扎根一般随后疯长,结出的果实上露出「喜欢」这个令N害羞的字眼。他慌了神,伸手去够冰凉的饮料杯让自己手心降温。果然…话语是有力量的。特别是,它从喜欢的人口中说出。

水球开拍后一切顺利,和共演的演员们也都相处愉快,颇有些真实的社团感。在这样一边体验青春一边紧张练习的浓密的时间里,N觉得自己找回了一部分遗失的高中生活。M看着他每天虽然辛苦,但笑容却越发纯粹灿烂。他走向远处顶着一头金发的N,一把勾过顺势揉了揉,“笨蛋。”N不甘示弱的想把头从他臂弯中挣脱,头顶上方传来M的声音,“现在的你,真的变成了主角了。我很喜欢。”头发被亲了一下的瞬间像有什么糖块融化了,一股流进了N的全身心,他觉得好甜。

夜晚泳池的戏非常辛苦。N作为主演最后一个拍完,身体早已止不住的打冷颤。M一个下潜游过去抱住了他,顺便拉他一起上了岸。“笑什么?”“ 没有啊。”轻轻一拳打在M的肩上,“眼睛也不许笑。”“管这么多,戳了戳N瘦弱的身板,“你是我女朋友哦。”

N和M在一起的时候感觉有些放松的偷懒。并不是说考虑他人很累,但是让自己全身心放松到底是一件很愉悦的事。这么想的话,自己还真的是不了解对方…“待会儿有什么打算吗?”N望向身旁的M,“嗯…暂时没打算。打游戏吗?”N摇了摇头,“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#虽然不饭了 这对还是蛮好玩的w